澳门金沙娱乐

欢迎访问澳门金沙娱乐官方网站!
 
热门标签:
2019 未来学校
工业资讯
Industry news
韩爱兴司长:不要把合作的着眼点放在提高水价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谭璐 / 时间:2008-07-03 13:31:32
  据金融界2008年7月3日讯 在新加坡的几天,中国水利部副部长胡四一常常被人群簇拥着。在刚刚结束的新加坡国际水资源周(International Water Week)活动中,作为来自中国水利部的高级官员,胡四一不停地回答来自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各种政府、非政府机构以及企业界人士的各种提问,而中国的水价问题成为关键词。
  “中国拥有1万亿元人民币的水务市场,大家在水务市场化方面也不断地予以推进,目前有不少外资和私人的水务企业已经进入到这个市场,尤其是在供水段,是全方面开放的。”胡四一坦承,“大家目前的市场还不是很规范,处于发育的过程中,制度需要不断完善,水价还需要进一步提高,使得国内外的投资者在中国的水务市场上慢慢地取得比较好的回报。”
  “不要把合作着眼点放在提价上”
  尽管胡四一已经明确表态,不过对水价问题,外资水务企业显然想得到更多确切的信息。
  在专门讨论投资中国水务市场的论坛上,胜科公用事业投资管理(上海)有限企业的首席官陈明信抛出了两个敏感问题,一是中国政府的大部制改革之后,管理水资源的部门会有哪些调整,目前多个部门一起管理的状况是否会有改变;二是水价什么时候会涨。
  胜科集团是新加坡最大的水务企业,已借助位于江苏省的张家港自由贸易区和南京化工园拓展在中国的业务。就在6月26日当天,胜科也与广西省钦州市政府签订框架协议,合作发展各项供水和污水处理、水循环计划,为钦州港经济开发区的工业用户服务,也以此将业务扩展至中国的南方地区。
  陈明信说,中国的“十一五”规划中有非常多的机会,对于新加坡和其他国家的水务企业来说都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中国未来对于水价的制定是否会有明确的指示?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做出商业决定必须考虑的问题。我知道在中国国内有些城市已经10年没有调过水价了。”
  陈明信话音刚落,现场的企业界人士立即议论纷纷。
  “陈总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水价是核心。”胡四一回应说,目前中国的水务市场很大,前景看好。国外主要的水务企业基本都已经登陆中国市场,像比较著名的法国威力雅、苏伊士,还有柏林水务、GE等。现在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主要是水价问题,到底有没有提升的空间,空间有多大,决定着企业的利润和回报。
  胡四一表示,“关于水价的制订,已经明确的是,将要加速资源价格方面的改革,在今后的几年内,逐步理顺水价,让其与经济规律相符合。比如污水处理费等都是算入自来水价格里面的,由国家发改委负责价格的制定。”
  根据中国水网提供的最新水价数据,以北京为例,今年1~6月,每立方米的自来水单价(不包括污水处理费)为:居民生活用水2.9元,工业用水4.1元,行政事业3.9元,经营服务4.6元,特种行业40元。而外加的污水处理费,居民生活为0.6元,其他类别都是1.5元。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水价并不便宜。
  中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司副司长韩爱兴直言,水的价格不同于其他价格,要考虑当地经济发展的综合水平,“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相比,中国某些地区的水价还是比较高的。我了解到新加坡的水价现在是每立方米1.5新元(约为7.8元人民币),而中国某些地方的水价是4~5元人民币,已经接近新加坡的水平”。
  韩爱兴说,“大家欢迎外国的企业来中国合作,但是不要把合作的着眼点放在提价上。着眼点可以放在引进先进技术、管理和服务上,中国经济水平发展了,水价也就和新加坡差不多了。”
  万亿规模水务市场
  外资水务企业觊觎中国水务市场已久。有关资料显示,中国国内水务业的总投资额在2006至2010年之间将达到1万亿人民币,其中大约有3000亿人民币属于对污水处理与废水回收利用项目的投资,有1000亿人民币将投入修复水源网络与基础设施。同时,大规模的调水项目,也将吸引巨额投资。
  水利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学会常务理事顾浩告诉本报记者,中国东部和西部的情况不一样,比如在北京可以把水价相对提高,但是在其他经济欠发达地区水价就上不去。价格是一个杠,是一个经济管理和社会管理上的手段。顾浩说,香港的水价相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来说,是很便宜的,财政给予了大量补贴。“住房与城乡建设部有位官员说,大家在经济发展水平低的时候,要给予补贴。而香港恰恰就提供了经济发展水平高而给补贴的例子,所以这是大家的不同理解,是两种不同的执政方式。”
  目前,国内的水处理及废水处理能力也有局限之处,截至2005年年底,中国约有278个城市没有污水处理厂,而其中8个城市的人口都超过50万。政府的“十一五”规划正是要通过提高污水处理与废水回收利用的速率,控制水污染。
  顾浩说,外资水务企业一般是不会投资水源工程的,因为水源工程的公益性较强。比如,水源工程不是单纯给城市提供服务,也给农村使用。为了保证粮食安全,农业用水目前只收取几厘钱一立方米。如果处于洪水期的话,还需要无偿承担洪水带来的损失。而外资水务企业目前在中国开展的业务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治污,一个是制水。这两个领域的投入产出比例都比较清晰,根据水价很快就能算出能否赚钱,所以这也是外资税务企业高度关注水价的原因。
  中国水利部水资源管理司司长高而坤对本报记者表示,其实中国水务市场的市场化程度很高,政府对于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的水务市场没有什么限制,是各个地方政府根据当地的发展水平和需求,自行决定水务市场的开放程度。由于各个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一样,对于水的供应和开放的需求就不一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